泡泡恋爱学»恋爱论坛 热点聚焦区(新帖集中地) 泡学杂谈 帖子
发新帖

看了这两段故事,想了好多,拿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复制链接]
2546 6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goodykz 于 2012-3-21 05:31 编辑

真假无法证明,也不重要。
以前只在非常看,觉得有些问题挺逗的,比如“我怎么没这般艳遇?“之类.许多人说,再传统的人进了非常,迟早也会染上色的.这话一点不假.对于那些还没有遇过一//夜情一夜性婚外性的人来说,到非常后憾叹自己没有这些艳遇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坚信这些憾叹不只代表 男人 ,在某种程度上说, 女人 特别是 熟女 们,这种心声更浓,只是不敢或是羞于发出来而已.今天就来说说熟女.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个年龄段的女士性欲最强,可偏磷偏这人年龄段或年稍长点的男人因工作的压力或男人喜新的天性,对 老婆 日益增长的性 欲望 熟视无睹.这就苦了这些虎狼们了.勇敢点的,尝尝身边的猎物,或在网上物色一二,继而见面,感觉还行的,调情亲密;感觉不行,再物色.胆小的或是羞于主动的,大多是看条件成熟与否了,比如是否有令自己心动的而不需要自己主动的,是否有男人主动的等等.当然.也有为了贞节牌坊坚决不出墙的.
  就自己的 经历 而言,我觉得勇敢地追寻性快乐的以及坚决守住贞节牌坊的都是少数,更多的是既渴望而又迫于方方面面压力不敢轻举出墙的.来说说我的经历.
二年前的一天,无聊的我在 聊天 室里看聊,没一会的工夫,一个小 女孩 主动找我聊,一看资料,18岁,花季少年.我客气地说:对不起啊,我不和年纪小的聊.不想这女孩固执地非聊不可,没办法,应付了几句就不理她了.可能不是私聊的原因,上面的对话别人也能看到.又一个女的主动和我打招呼:你好,能聊吗?我看了看资料,38岁,昆明的.我说:能啊.她转成私聊问:为什么不和小女孩聊?我答:经历不同,没什么好聊的.她说:男人不是都喜年轻女吗?我说:那得看谁.我就不喜欢.
  对话就此开始.相互作了自我介绍,聊了 人生 的一些感悟.她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人到中年.男人不容易.因下班 时间 到,我说要下线了.她说:很高兴认识你,觉得你是个很有素质的好男人,晚上能不能再聊?我等你.我随口说:好啊,晚上见!
  晚饭后,没什么事,又上来了,她还在.给她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她很快就回复:你终于上来了!我说:你真的等到现在?她说:是啊,我还在想象着你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借用了别人的一句话说:“我很丑陋但我很温柔“.“是吗?温柔成什么样啊,发个 照片 看看啊.““行啊,“于是给她发了个小笨猪的表情图片.她回复:“真是很可爱哦,只是现实生活中这么可爱的男人少了.
  我们就这样聊了一晚,从聊天中我知道了她是个小学老师,离婚七年了,和女儿一块生活.言谈中.知道她过得很苦,生活的压力很大(不是经济上的), 情感 无法释放,但不敢再嫁了,怕再遇上一个象前夫一样的人.我理解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的苦衷,因此言谈中也给予了较多的关心.但当时只是出于同情,确无别的想法.
过了几天,又在网上遇见了她.打过招呼后,她问了个我很回答的问题:你有过婚外的女人吗?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好.说实在的,我有,相处了五年,后来她随夫出国了,关系也就断了.正在我不知该不该如实回答她的问题的时候,她说: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的,男人有另外的女人很平常,女人就不一样.我问:为什么?她说:女人的生理欲望与男人是一样的.只是受传统压力的影响,不敢去追求而已.我问:你也不敢吗?她说:是的.我问:哪怎么办?她说:没怎么办,忍啊.我开玩笑地说:这样会忍坏的.她说:说实在的,有时会非常痛苦,这是男人无法体会的.我说;可能吧,但不一定非得男人啊,比如自慰什么的,也能一定程度上解决一些问题,至少可以舒缓一下身心吧?她说:我试过了,上不到天下不到地,更难受.我说:那就没办法了.她说:我现在就非常想要,可是我得不到.你能理解吗?我对你说了实话.我忙说:能的,非常理解.
我真的非常理解她.七年啊,如狼似虎的年龄,七年的寂寞!她很了不起,也很可怜.
  “想看看我吗?“
  “想啊,有照片吗?“
  “我给你发视频吧“
  “好.“我忙说.我很少在网上与人视频,自己也没有视频头.
  画面传了过来,让人觉得很顺眼的女人,可以想象年轻时是个大美人.或许是岁月的煎熬,或许缺少男人的滋润,总觉得她在这个年纪段缺少点什么似的,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你真漂亮!“我知道,女人都喜欢听这话.事实上她也算是漂亮的.
  “真人没那么好看的“她有点谦虚.
  “呵呵,我相信真人更好看.“
  “谢谢!再好看也没用“看得出来,一丝忧愁爬上了苍白的脸.
  “也是,女为悦已者容.没人看上你?“
  “可能有吧.“
  “那你就大胆点去承接啊“.
  “我不敢,怕别人说闲话,“
  “怎么会呢?再婚的人多着呢!“
  “不想结婚了.就这样过下去吧“
  “那找个伴也好啊,有个肩膀靠靠.没那么累.“
  “我妈也是这样和我说的,可是我总是迈不开这一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2点.有点困了,想下,就对她说,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课呢,早点睡吧!
  她说:好吧.明晚你还上吗?
  我说:看看吧,要没什么事,我会上的.
  我是个生意人,晚上经常会有事,所以不敢说死了能上来.
  “能抱抱我吗?“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视频里,她的脸红了.
  我笨笨地说:“怎么抱啊?隔着千里路呢.“心里在突突地跳着.上网也挺长时间的了,聊这些敏感的话题很少.这么明显的暗示,更是头一次,心荒乱起来.
  “那好吧,今晚我会想你的,你会吗?“无奈中寄着期望的表情.
  “会的,一定会的!“我忙说.
  第二天我没有上.第三天也没有上,第四天出差回来了.到网上看看,她给了我好几条留言:
  “你怎么没上来?“
  “你把我忘了?“
  “你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我后悔没要你 电话 ,急死我了,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看得出来.她对我上心了.一种又怕又喜的东西涌上了心头.我想.要发生点什么了.但转而又想,能发生什么?相隔千里.况对她,还谈不上有 感情 啊.
  我给她留了言.说明没上来的原因.
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我刻意又有几天没上网.只给她留言说出差了.
  也真有这么巧的事,一个星期后,我有事要到她那个城市去.犹豫了几天,还是上网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她对我的即将到来,十分的高兴,说:你来了可得好好抱抱我哦!
  我不可置否的说:事很多,不知有没有时间去见你呢.
  “给我发个照片,我去机场接你“她兴奋地说.
  “呵呵,你看到照片,就不想见我了“
  “不会的,发来吧“
  “好的“给她发了张近照.心想,一定要发生点什么了.
  飞机延误了一个小时后,终于降落了.走近出口,远远就见到她在招手.第一次看清了真人:约1.6米,身材很匀称,乌黑的长发,有点苍白的脸,
手足无措地迎了上去,不知说什么好.我想我当时脸上肯定是红了.她倒很大方地说:“别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是在网上认识了吗?“带点方言的普通话.
  出了机场,打了个车,本想座前排,不料她早早的就拉开后排车门,把我让了进去,随后她也坐进了后排.路上,只谈了 天气 什么的.
  快到市区时,我问她住哪个宾馆好,她说:先吃饭吧,12点多了,吃了再说.我同意了.随后,她与司机说了个什么地点,我没听懂.
  当车子停下来走出车门时,我发现这里是一片住宅楼,附近好象也没什么饭馆之类的.我正想问,她拎起我的行里对我说,走吧.于是她朝前走了去,顾不得许多,只好跟了上去.来到一幢楼前,她说:我住四楼.
  我忙说:先吃饭吧,吃完了再到你家参观参观.她说:是吃饭啊,菜早买好了.弄一下就能吃.
  她这个安排完全出呼我的所料,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起来.
二室一厅,布置得整洁温馨,充满女人的气息.她读高二的女儿在家,平时中午是不回来的,知道我要来.特意回来了,见到我,很热情地让座倒水,脸上挂着笑容.
  她进厨房弄饭去了,她女儿眼睁睁的盯着我,我有点不自在起来,没话找话地与她聊着一些 学习 上的事.还好,很快就能勾通起来,因为我的儿子也读高二.她很向往广州,说一定要考广州的 大学 .
  饭菜上来了,菜式虽不多,但看得出来是精心准备的.她女儿看 妈妈 出来了,就说到点回学校了,拎起书包向我道别后,出门去了.
  “饭菜做得真不错“,我由衷地赞起见她来.确实是很有地方特色.
  “你喜欢,以后多给你做.“眼直勾勾的.
  我不敢直视她,心加速跳了起来.一股血液冲上了脑门.从本质上说,我骨子里是好色的,也曾经与情人相处了五年.这五年,我沐浴在情与性的交融里.她的离开,令我非常的失落.一种找回失落的欲望时常在内心里涌动.可是面对眼前的她,实事求是地说,我是没有做好 心理 准备的,基本上处在一种被动的状态.当然,一点色色的念头还是有的.
  她这种眼神,鼓励了我的色心和色胆:上吧!我心里在想.
收拾完碗筷,她返回了客厅,搓着腰说:“累死了,昨晚改了一晚的作业.“向前挺着的腰和胸,把不算长的衬衣下摆提了上去,露出了小腹.
  我赶忙说,你休息一下吧,我去找家宾馆.
  她跳皮地说:你还欠我一样东西呢.
  “欠什么了?“我不解地问.
  她不说话,眼睛垂了下来,一枺红云漫上了脸颊.
  虽不敢说阅人无数,但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心一横,把她搂进了怀里.怀里的她,颤抖着.是惊?是喜?
  她双手绕着我的脖子,半闭眼,嘴向我凑了过来.我迎上,深深吻了下去.她的舌头在搅动着,下身紧紧地贴了进来.
  我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一股热血向下面涌着.她已经感觉到我下身的燥动,贴得更紧了......
谢谢各位的鼓励.文字工夫不太好,大家将就点.继续.
  “进里间吧“她轻轻地说.
  我横抱起她,向左边的房间走去,她忙指着右这那间说:是这间.
  这是一张大席梦舒床,床上放着二个枕头,其中一个是新的.
  拥在一起,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掀起乳罩,雪白 丰满 的乳房跳了出来,挺挺的.
  她手伸向我的下身,欲拉开拉练,拉了几次都没 成功 .干脆解起皮带来了.我站了起身,说:我们各自脱吧?
  “不,我要给你脱,“她很坚决地说.
  我顺从着.当被脱得一丝不挂时,JJ已经气宇轩昂地翘挺着了.她手握着它,贴在脸颊上,一棵晶莹的爱液,从龟顶处渗了出来,粘在了她的脸上.书上说,当男人的龟tou处冒出这滴晶液时,表明他是想TD了.
  我觉得越来越涨.开始扯她的上衣.她不让.不是说要自己来.
上面打错一个字了,是“还是说要自己来“
  她很快就把自己脱光了,大大方方地面对着我,问:我还有 吸引力 吗?
  光滑的皮肤,饱满而丛立的乳房,圆润的屁股,紧收着的小腹,在我色迷迷的眼里.一切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令人垂涎不已......
  当坚挺进入她的温柔,她只轻轻地啊了一声,眼眶充满着莹莹的泪光.......
随后,眼泪沿着脸颊流了下来.我停住,担心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继续吧,你真棒“
  我以为那是兴奋的泪水,继续努力着.
  或许前戏不充分,或许彼此还不太熟悉,或许她长时间的封闭所致,感觉她有点干,虽然也有轻声的呻吟,兴奋程度也比想象的低,情绪与事前反差很大.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思想开起了小差.那股热血也在慢慢的消退.虽说最终还是射出来了,但我认为那是我最不爽的一次性事.
  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性交是两情相悦的事,一方的 激情 得不到另一方的积极回应,性是苍白的.我不喜欢这样的性,所以,我不会成为**犯,也不会是性用品店的顾客.
  躺在床上,彼此沉默不语.她没有起来擦洗,任由精液流到床单上.
  我轻轻地搂着她,望着她的泪脸问:告诉我,怎么了?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说话.
  “不行.你一定得告诉我为什么,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向你道歉!“
  她转身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呱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她的哭,我只能用一个“恸“字来形容.这种哭声,我只在失去亲人的中年妇女中听过.一声声,揪心而震撼.我的心也随着这哭喊声一阵紧似一阵起来.
  ......
  哭,终于停了下来,给她擦干泪水,靠在床头,把她抱在胸前.肌肤相亲,吻着她的脸,吻着她的唇,抚着她的头发,给她无限的温柔.她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到底怎么了?“我再次问.
  她叹了口气:“七年,我终于还是没守住啊.“
  明白了.她是为她倒塌的贞节牌坊而恸!
  “你能理解我吗?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我无法回答这个类似于小学常识的问题.在如此文明开放的今天,别说是面对离异女人,就算是面对有夫之妇,任何男人都会轻而易举地做完这道作业.
  我知道.她的这种思想禁锢,源于她成长过程所受的教育以及所从事的工作的氛围.她告诉我,她的生活圈子非常小.除了亲戚,几乎没有异性 朋友 ,学校里多数是女老师, 女人喜欢 炫耀家庭幸福的天性,令她不敢将七年前离婚的事告诉任何同事.一如既往地装着幸福小女人的样子.她也曾有过再婚的念头,但想起整天醉昏昏及粗鲁不堪的前夫,她就再也没了找个男人过后半生的勇气.但毕竟是正常女人,三十多岁的年华,正是性需求最旺盛的时候,寂寞与欲望的折磨,是常人所不能体会的.多少个夜晚,泪水浸湿了枕头;多少个清晨,望着床上空着的那一半帐然......
“在网上也没认识到男人吗?“我好奇地问.
  “我刚学会上网没多久啊,网上的男人,没几个正经的,多数都是想聊性的.“
  “你聊过没有?“
  “聊过,但感觉很差,总感觉那人象前夫.聊了一会我就不聊了.“
  “怎么愿意和我见面?“
  “和你聊天的感觉很好.不象其它人不正经“
  “我现在也不正经啊“我调笑地说.
  “不关你的事,是我主动的.和你认识后,我一直有一种冲动,很想和你相亲相拥.“
  “或许是缘分吧,要不是那么巧出差来了,也许我们没有今天.“
  ““你可要对我好!“
  “我会的.放心吧!“给了她深深的一吻.
  身上开始燥热了起来,双腿紧紧夹着她的双腿,她热情地回应着,手伸向了我的下身.那里已经昂然挺立着.
  相互抚摸着,我的唇来到了那片森林地,山涧,流淌着涓涓细流.那流水是欢快的,舒畅的,它随时都会护卫着心仪的客人进入涌出娟流的深处......
进入是坚定的,迎合是欢愉的,雄性在拼杀着,冲撞着;稚性被充实着, 分享 着.水乳交融,天和地合.天没了.地没了.周边的一切都没了,世界只有两个人,一波高似一波的浪涛把两个人抛向天空,又摔下谷,奋力的撞击声及尽情的呻吟声和着绵绵波浪起伏着,翻腾着......
当我们平息下来,相拥着倾诉时,电话响了.她翻身起床,到客厅接电话,望着她光着的身子及满脸的红光,我知道,她苏醒了,禁锢被冲破了.她来到了人天的天堂.
  “是女儿打来的,说就到家了,是个懂事的孩子“
  是的,她是个懂事的孩子.给我们留了整理的时间.
  三人一块到外面吃饭,象一家人.饭后,我说:得去找住的地方了.她说,就在家住吧,我和女儿睡就可以了.她女儿也附和着.
  说实在的.我也希望和她不分开,只是担心她女儿不乐意.见她女儿这么说.我也就顺水推舟地同意了.
  晚上她女儿关起房门间学习,我们又搂在了一起,边看电视边留意着那扇关着的门,生怕她女儿突然开门.这种感觉很刺激,有偷的感觉.
  一阵开门声过后,她女儿出来了,我们几乎还来不及分开时,她已目不斜视地进了卫生间.出来后对我们说:我睡了.进房,关门.我们舒了口气,又亲热起来,电视在放着什么节目,全不知道.
  夜深了.来了一个长吻,各自回房.当我正想亲密时,她回来了,说:她把门栓死了,叫不开.
  我心一下紧了起来:她不高兴了吧?
  她说:不是的,吃饭时她说喜欢你.她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我的苦楚,是有意不让我进去的.
  我当时一股热泪涌上了眼眶.一把抱住她说:你有这么懂事的女儿,真好!
  那一晚,又成了弄潮儿,直到精疲力尽......
  当我一觉醒来,她还在盯大着眼看着我,手握在那已经充分疲软的JJ上.
  “怎么还不睡?还想要吗?“我虽口上是这么说,可一天三次.其中一次还射了二次,对于四十好几的我来说,已经到了极限了.
  她摇了摇头说:不了,亲爱的,你已经给了我很多,我满足了.从来没那么满足过.我原来不知道TD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令人身心愉悦的.谢谢你!
  “放开点吧,宝贝.性是人的天性,是必不可少的“
  “我在想,你走了后,我该怎么办?相隔这么远,你毕竟不能常来“
  “你再找一个吧,那怕就只为了性“我终于说出了这句早就想说的话.
  “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象你说的那样.但我确实不想受那种寂寞的苦了“
  “找一个吧,相处得好就结婚,不好就当是个性伴“,我鼓励着她.
  “再说吧“她说:“你睡吧,今天你太累了.“
  “好“我再次搂着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回来后.我还保持着与她的联系.她的性格开朗了许多.她告诉我.她找了个 男朋友 ,正在试着看能不能以后在一块过日子.但在性//爱上,没了那种澎湃的感觉.她有点不甘心,她问我:过日子和性能不能分开来?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作为男人.我是可以的,如果和一个在性上没有激情的女人过一辈子,我是不会甘心的,这事不能将就.但女人呢?
  我真的没法回答她的问题.
看来女士对这个贴的真实性有怀疑.无所谓的,信不信是你们的事,事物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是个基本的哲学观点.一切都顺理成章的事,的必要在这里写出来吗?
  她还告诉我,她妈妈就非常希望她能找个男伴,哪怕只是性伙伴.我在她家几天,她妈妈甚至来电话,让她带我到她妈妈家吃饭,我觉得不合适,坚持没去.一个能坚持七年的女人,家人包括女儿对她的关心是必然的.离异家庭的孩子特别懂事,或许这就是你们说的所谓早熟吧?
不好意思.本来前两天想续写下去的,因临时有些事,又搁下了.继续吧.
  另一个女人的出现是在去年的春天.没完没了的春雨,令人十分烦厌, 心情 总是处在一种忐忑不安的烦燥的状态.总想找点什么事来刺激一下.上网吧,找个MM聊聊天,或许不错.于是,进入了QQ的 聊天室 .
  “征聊。。。。。。。”没有理。
  “征聊。。。。。。。。”还是没人理。
  算了,看看别人聊吧,这总算是一件事,别让自己闷坏了。
  “能聊聊?”一个MM进来了。
  “能啊能啊”象遇到了救星似的。
  客套几句,然后就是查户口,再然后,聊了些工作的事,再再然后,很 自然 地进入了感情的话题。
  她是胡南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天天上电视广告的公司的一个分公司当了五年的财务总监,30岁了。恋人是个大学的 同学 ,但相处得不太好,一年前分手了。或许是地位太高,或许给人的感觉太孤傲,分手一年来,没人追,有一点点意思的人都没有。她怕过这种寂寞孤独的生活,所以拼命工作,最怕周末。因我有事,聊了大约不到一个小时,相互加了QQ,约好下明天再聊,还是上午这个时间。
  第二天,接着昨天的话题继续聊。谈话间,说起了性的问题,她推荐我到天涯的非常看看。打开网页,尽是些性话题。这是我接触到的最能敞 开心 菲谈性的网站。我觉得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说心里话的,特别是女人。她很赞同我的看法,也很想在上面写点什么,只是不知从何写起。我说,哪就和我说说吧,说出来,也是一种释放。
  她说了自己的性苦恼,以前的男朋友没能给她带来多少性快乐,每次不到二分种就泄了,她总是在每次完事后借到浴室冲洗的机会,自慰一番才好受一点。但她不敢告诉男朋友自己要靠自慰来解决问题,但与他讨论过性生活重要性,他很不以为然,苦恋三年,情况没有改观。分手与这个问题也有很大的关系。她对我说:如果不能得到性福,宁可自己过,至少,自慰时不用象小偷一样。
  我觉得得不到性福,可以换人,换到好为止,还没结婚,不存在道德压力问题。她说她也这样想过,但有心理压力,一是抹不开面子主动,认识他的人都觉得她高不可攀;二是怕影响不好,她在当地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性生活太乱,对自己的工作不利。再者,她觉得性得有个感情的前提,没有感情的性,不如自慰。但这两者实施起来有点难把握,感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投进去了,性不行怎么办?先性而后再慢慢培养感情,培养不起来又怎么办?在她的周围,她还没有遇到有感觉而又没结婚的人。她说:好男人早让那些年轻MM占了。
她的话有道理,毕竟,她不是随便的人。但我想,好男人多得是,受过感情波折的女人,总觉得男人没个是好东西。女人就这样,总是强调自己的痛,对另一半的痛没感觉,还以为他占了便宜。她这么耗着,一辈子也找不到理想的另一半。我不是 爱情 婚姻 专家,帮不了她什么,让她自己苦着罢。话题就此打住。
  此后,偶尔也在网上遇见,都是聊些工作上的话题,特别是会计问题,因为我有些问题需要请教她。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精通这一行的。
  情感的问题聊得很少,我是很少主动去向别人聊感情及性的。现在的女人有点可怕,你主动聊了,她会认为你是为性而来;可有些女人,心底里也是喝望聊的,只是羞于启齿而故作闹矜持而已。所以我的态度基本上是别人要聊我就陪着,不聊也没问题。毕竟就那么点事。
  七月的一天中午,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接通后,是一个不熟悉的女声,以为是客户,还正儿八经地问有什么可以帮忙。
  “你不知道我是谁吧?”困惑,真的不知道。
  “谁啊?是有点想不起来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
  “你的网友呀。”晕!网友多了去了。要电话的都会给的,生意人,电话是公开的。可真会打来的很少。
  “真不好意思,猜不出来啊,你给个提示?”我怯怯地问。
  “哈哈,湖南的“那边是一串的笑声。
  想起来了,肯定是她,我没有别的湖南网友了。上次聊天她要过我的电话,说有时会到广州出差,到时要请吃海鲜的。
  “你好你好,原来是你呀?在哪啊?”反应奇快。
  “是啊,把我忘了吧?”
  “哪会啊,没听过你的声音,猜不到也正常啊”。近来因事多,聊得少了,记还是能记住的。
  “我来了广州啦,出差来的。”她说。
  “真的?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XX宾馆”
  “我过来找你吧,一块吃午饭,有时间吗?”
  “我们两个人来的,中午客户请吃饭。我现在没事,给你打个电话,向你报到呢,哈哈”看来她的心情622jj总笑。
  “哦,那晚饭吧,我来接你们,”尽一下地主之谊,应有的的礼貌。
  “不用了,说不定没时间呢”她说。
  看来是不想见面,也罢。我说:“那好,有时间给我电话。”
  “好的。”
  挂了。我以为她不会再给我电话,忙事去了,晚上还约了朋友一块吃饭。将近12点,她来了电话:“在干吗?”
  我说:“在回家的路上啊。还没休息?”
  “胆子有点疼。你能来吗?”
  “你的同事呢?”我觉得这么晚了不太方便。
  “她。。。。她没回来。”话语有点犹豫。
  “那好,我马上就来,自己能下楼吗?”我想,自己能下楼,就直接送医院了,免得尴尬。
  “不行啊,你上来吧”弱弱的声音。
  “好。你等等”
  赶到她住的宾馆,从服务台得到了她住的房号,直接就上去了。敲开门,出来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清秀的 女子 ,高高的个子(1。65左右吧?),一付眼镜,,一看就是个读书人。
  “你是XX吧?”第一次见面,叫的还是网名。
  “是啊,这么快就到了?”脸上有些痛苦的表情,手叉着小腹。
  “走吧,我送你到医院去。”扶了她一把,感觉她浑身软绵绵的。
  “急性胃炎,打点滴吧”值班的年轻医生眼也不抬地对我说。
  打了三个小时,她基本是闭着眼的,可能很累。我终究是忍不住,问:
  “你的同事哪去了?”
  “在隔壁房啊。”
  “什么?你怎么。。。。。”我的意思是,她为什么不叫她。
  “。。。。。。。”她没回答我。
  “你们不住同一间房吗?”
  “本来是的,今晚不是”。
  可能是闹矛盾了。还是虽深究好。
  那一晚。把她送回宾馆并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想到她可能吃不了什么,弄了些白粥给她送去。这次见到了她的同事,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士,稍胖点,但身材很匀称,很丰满。见到了我,很热情,口里不停地说谢谢之类的感激话,但眼总是在她和我的脸上瞟,好象好在探究着什么。我知道她的神色意味着什么,但心里很坦然。网友精神好了许多,脸已红润起来了,没了昨天晚上的苍白。问候几句,见没什么,就向她们道别。网友告诉我,她们可能明天就回去。本想到时送她们到机场,但她们一再说不麻烦,也就算了。
  本以为就此没事,可晚上却又接到了她的电话,说为了感谢我的照顾,想送我一点土特产。再三推辞,她还是坚持要我到宾馆去,刚好那天晚上有应酬,到宾馆时已经是近十一点,为了不太唐突,上电梯前打了个电话给她,说到搂下了,还在大堂的商店里买了点荔枝干和桂圆肉什么的,觉得应该礼尚往来。
  来到房门前,敲了一下,隐约听到里面应了请进,但不见有人开门。又敲了一下,听清楚了,是叫“请进。”拧门把,没锁,推开,进去了。经过走道的浴室,门半掩着,无意间,瞥见洗手盆前化妆镜中倒映出她站在浴缸里洗澡的裸背。心随之突突地跳了起来,但房内空无一人,这种境地有点尴尬,进退两难。犹豫间,她从浴室出来了,穿着薄薄的睡衣, 身体 的曲线,显露无遗。很不好意思正面看她。她倒是大大方方,让座、冲茶,在眼前是晃着,在茶几前弯下腰倒水时,没穿文胸的双乳几乎露了出来,生动地跳动着,一股淋浴露的清香袭了过来。一阵晕眩,心猿意马起来,她在说什么,全然不知。
  “发什么呆啊?”
  一声呼唤,顿觉失态。望着她笑盈盈但略带红云的脸,忙接住送到眼前的水杯,连声道谢。
  “这么晚来打扰,不好意思啊。”我无话找话地说。
  “客气什么,我还没多谢你呢”
  “同事呢?”
  “在另一个房间。”
  “怎么不住一块?公司钱多也没必要浪费吧?”
  “是别人掏钱的”
  “为什么?”
  “问那么多干嘛?”
  “呵呵,没什么,随便问问”
  “有人陪着啊,这答案满意吗?”
  “ 老公 ?”
  “。。。。。。。。网友。”异样的眼神瞟了过来。
  “不是吧?住一块了?”热辣辣眼神回了过去。
  “有什么奇怪的,你没有试过?”还是那种眼神。
  “嘿嘿嘿。。。。。。”感觉自己有点奸奸的:“你试过?”
  “想呢,谁看得上啊”这话有点勾引的意味了。
  “嘿嘿嘿。。。。。。。”我暧昧地说“我啊。”说完,心不由自主地加速跳了起来。但盯着她的脸不放,生怕捕漏了她表情任何一点变化。
  她回避了我的眼光,脸红了,手不自在地卷着衣角。
嗓子发干,热血沸腾,燥动已经无法控制,提枪上马已势不可档.转身,将一个柔软并颤抖着的身子揽入怀中.......
  紧搂着,柔软的双乳贴紧坚实的胸膛,坚挺在衣物重围中挣扎着,意欲冲破阻隔,奔向神圣的彼岸。呻吟渐渐强烈,湿润如潮水般地来临。心声的呐喊是那么的一致:挺进!挺进;进来,进来.....
  渴望与期盼,终于在凹凸的吻合中如愿以偿。此时此刻,“只有爱才有性”的论点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坚守着的信念是如此的不湛一击。人的本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种体验是原始的,随心所欲地释放着的,没有任何的掩饰。羞怯、犹豫已全然消失,新的欲望在激励着双方:攀上高峰!只有那里,体验才能得到升华;只有那里,欲望才能处到最大的慰藉......。
震颤中的喷泄,感觉到了她的抽搐。“到了!到了!啊——”,她的手深深地陷进了我的背部,口紧紧地咬着我的手臂,紧闭的眼,在告诉我:飞了,飞了。。。。。。
  当狂风过去,怒潮平息下来时,她依偎在我的胸怀里,默默地望着我,眼眸里,透露着无限的温柔:“你真棒!”
  “哪里棒?”我挑逗着问。
  “哪里都棒”她的手已稍然再次滑向我的下身。揉着她挺挺的乳房,“还要吗?”我轻声地问。“嗯。”贪婪的眼神再次闪现。我打趣地说“可小弟di在睡着呢!”“我来弄醒他。”于是,她翻了上来,头向我的下身伸了过去,沉睡的JJ在一片温柔中渐渐醒来。而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对完美无瑕的肥臀,夹缝间,一朵淀开的鲜花透露着红粉,润泽的花瓣似在欢快地摇摇曳着,歌唱着,这由不得我不去亲吻这片鲜嫩,吸允这股香浓......。
凌晨二点,比上一轮更激烈的战斗终于结束.精疲力尽地瘫在床上歇息了一会,两人聊了起来.
  她说她原来没准备见我,但同事到广州后就和认识没几天的网友住一块了,这事对她刺激很大,夜深人静时.欲望难耐.她终于是想通了,人生苦短,该享受的一定要享受,该释放的也一定要释放.有时,爱和性是可以分开的.她不再顾忌什么了,有机会,就会去满足自己的欲望.对我,淡不上爱,但这两天的接触及对她的照料,有了想和我做的欲望,下了很大的决心把我约来了.
  望着她那红润的脸,看着她眼眸间泛起的光彩,我想了很多很多.人生中,性福虽然不是必不可少的,但缺少了,人生就不是完美的.对于女人特别是成熟 女性 来说,她们是渴求性福的,她们对性有一种特别的依恋,没有性的满足,她们经常会处在心绪紊乱的状态,一旦得到了满足,一切又归于平静,心绪开朗起来,女人的温柔体贴表露无遗.但是,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得到性的满足,有了性,她们还会想得到更新鲜的体验,还会向往更刺激的性.这一点从本质上说,与男人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她们受制约的因素太多而不象男人这般放得开而已。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url=] [/url]

[url=] [/url]

精彩评论6

Vzck丶追风  入门2级  发表于 2011-7-24 12: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假了吧,这么主动?这辈子没见过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末读  学徒  发表于 2011-7-24 12: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手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Dinem  入门3级  发表于 2011-7-24 18: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有点真,有点假吧。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午夜的风吹  学徒  发表于 2011-12-16 12: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zhenzhenjaijia ................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欢乐以纯  学徒  发表于 2011-12-16 13:03: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手……,文采很好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Bashful_Boy  学徒  发表于 2011-12-16 13: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呵呵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回复
  • 点评
  • 评分
关注泡学网
更多恋爱技巧咨询
精华爆文准时推送
每天提升多一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